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9

任何人都會變 ,但不是每個 都會成長

我們不是因為年老而停止玩樂,我們是因停止玩樂才會變老— (所以大家別停止玩樂哦)
開學第一天,教授自我介紹後,要每位同學主動去結交一位新朋友。
當我站起來環視四週時,有人輕輕拍我的肩膀。
我轉過頭,看見一位滿臉縐紋,個子矮小的老婦人對著我微笑,那笑容光亮璀燦。
她說:「嗨!帥哥,我叫蘿絲,今年87歲。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我笑起來,熱切的答 :「當然可以」,她果真緊緊地將我抱個滿懷。
我開玩笑的問她:「你年紀這麼小,怎麼就來上大學了?」
她也調皮的回答道:「我準備來這釣個金龜婿,生幾個孩子,然後退休去雲遊四海。」

「此話當真?」我明知故問。
我很好奇,到底是何動機,促使她年屆古稀,還來上大學。
她告訴我說:「我一直夢想要受大學教育,如今終於得償宿願。」
下課後,我們散步到學生聯合大樓,兩人分享了巧克力奶昔。
從此我們成了摯友。
往後三個月的每一天,我們總是一 離開教室,天南地北的聊個沒完。
她像一部「時光機器」,將智慧和經驗與我分享,而我總是聽得津津有味。
一學年下來,蘿絲成了學校鼎鼎大名的人物。
不論走到那裡,她總能輕易的結交到新朋友。
她經常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陶醉在同學們對她的關注之中。
學期結束時,蘿絲應邀到我們為足球隊舉辦的晚宴中演講。
我永難忘懷當晚她賜予我們的珍貴禮物。
主持人介紹她給聽眾之後,她碎步走向講台,正當要開始演講時,她手中的講稿不慎掉落地上。
有幾秒時間她顯得有點懊惱和靦腆,不過立刻就幽默的對著麥克風淡淡的說:「抱歉,我最近老喜歡掉東西,剛剛我本想喝杯啤酒壯膽,卻喝了威士忌,沒想到那玩意兒簡直要我的命。看來我是記不得事先準備的東西了,那我就講最熟悉的事情吧。」
在大家的笑聲中,她清了一下喉嚨,然後開始說:『我們不是因為年老而停止玩樂,我們是因停止玩樂才會變老。只有一種秘訣能使人青春永駐,快樂成功。就是你們必須經常笑口常開,幽默風趣;你們必須時時懷抱夢想8 2當你們失去夢想時,你們就形同死亡。我們的週圍有許多人像似行屍走肉,卻不自覺。』
『變老和長大之間有很大的差別。任何人都會變老,但不一定每個人都會長大。長大的意思是,你必須不斷在蛻變中找尋成長的機會而善加利用。要活得無怨無悔:上了年紀的人,通常不會因做過的事後悔;卻常因在年輕時,未曾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遺憾。只有心懷悔恨的人,會恐懼死亡。』
那年底,蘿絲終於完成她的大學學業。
畢業後一星期,她在睡夢中安祥去逝。超過2千名同學參加她的葬禮。

我們聚在一起,向這位以身教教導我們:只要下定決心,不管年紀多大都可以實現夢想

本質….

好久沒有寫BLOG了..
 
不知道寫什麼是其一….不知道寫出來會是啥東西是其二…..
 寫了很多次….最後都被我打到草稿中….不下N篇..
 最近也從資訊的書到論文的寫法….轉成以設計為主軸的廣泛閱讀….
讀到什麼….我沒有學到什麼…畢竟不是學美術..無法很深入的體會…
 
但還是有我喜歡觀賞的極簡風作品,像AZUMI(安積 伸/安積 朋子),或是Gijs Bakker的flow水果盤或是勒隸強的手相牽
 
這些很棒的作品都圍繞著我想跟您分享的一個主題…"本質"
 
修改無印良品藝術總監元研哉的一句話:
我是一個規劃師,但規劃師不代表就是一個很會規劃的人,規劃師,應該是一個抱規劃理想生活的人。(我把設計都改成規劃了)
跟以前待的公司的不同的是,我似乎太貪心想要跟以前一樣,只想做自己的規劃
換個角度來說
可能是自己太過於想要表現,但卻又不賸了解客戶環境的變化跟公司的組織集產品發展,回歸到本質來思考,我當初的初衷是否有隨著大環境改變了?這不是當初我花了很多時間努力爭取得到的嗎?似乎我懂得比想像中的還更少,這部分要多多加油囉!!我可是會越挫越勇的…..
 
未來希望自己可以學習跟射箭的人一樣,目標是遠方的紅心,但跟別人不同的是,我希望有一天當我的紅心會變得像一頭牛那麼大的時候,我想就是該啟動下一個階段的時候了!!
(回外太空也是其一吐舌頭)
 
~以上所談到的書,部分出自
創意亞洲現場:
設計大師談設計
 
 

{ 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轉載自陳文茜專欄

{ 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轉載自陳文茜專欄

這篇 { 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

來自2009-01-15的"陳文茜專欄"我希望此文被更多人看見所以轉載於此我稍微做了摘錄非常感謝陳文茜

 

陳文茜專欄: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 2009-01-15
  • 【陳文茜】
 
封信寫給不知名的你或妳。 

現在的你或剛進大學校園,或仍等待一關又一關的學測,好進夢想中的校園。

然而,二○○八年九月源自華爾街的金融海嘯,讓台北或高雄的你,開始迷惘未來。四年後人生什麼樣?十年後世界又是何種風貌? 

十八歲,有些人已走了很長的路。 

十八歲,林語堂也剛離開福建鼓浪嶼,前往上海聖約翰大學就讀。

林語堂本是福建漳洲旁小村落龍溪的「土孩子」,改變他一生的,是父親從小給他的國際視野。破落的龍溪鄉下,有位長老教會的牧師,自小以中英文自學教導他的兒子,並諄告「長大定要念世界一流大學。」

自幼起林語堂即離鄉寄讀鼓浪嶼中小學,一個動亂的中國,一個看起來毫無希望的鄉下孩子。他忍受了童年的孤獨,藉由一塊偶然開放的鋼琴之島(鼓浪嶼別名),與世界悄悄連結。

他的同學裡有英、法、葡、西…各國領事小孩,林語堂沒為他的孩提時期留下太多紀錄,唯一惦記在心的是父親的話,大海的另一邊是另一個世界,「要讀世界一流大學」。

林語堂後來實踐了父親的夢想,先留美於哈佛,再留德。

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華人《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作家,其作《生活的藝術》(Importance ofLiving)連續登「紐時」榜首五十二周,文字行雲流水,語帶幽默。

嚴苛地說,他的文學造詣比不上同一時代的沈從文、魯迅、張愛玲甚至辜鴻銘,但他在世界文壇地位遠遠超越同輩,只因他擁有的世界觀,尤其以英文書寫的能力。 

十八歲,霍金還在足球場上奔馳;他沒料到數年後,自己即將罹患肌肉萎縮症。就讀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班時,他的腦神經已開始明顯受損,一天比一天不會說話,一日比一日手腳萎縮,直至我們今天看到的「怪物」。

蜷曲於特殊設計的輪椅,霍金二十五歲後只能透過合成器發音,與世界甚至宇宙溝通。

十八歲時的他,及時抓緊了青春,滿街追逐「女生」、踢足球;他一生相信,這世界最大的謎就是「宇宙」與「女人」。往往閱讀完愛因斯坦的物理著作,左手一擱,右手就拿起王爾德的「敗德」文學,探勘那女人究竟怎麼回事。 

十八歲,巴菲特已賣過口香糖、二手高爾夫球、爆米花…買進股票,賺了一筆又賠光…並且當過送報生。

他不喜歡桿弟類的勞力工作,但熱愛送報生的生涯。他擁有一條送《華盛頓郵報》的路線和兩條《時代先鋒報》的路線,兩報立場一左一右。

每天送報前,他總是同時閱讀支持羅斯福與反對羅斯福的新聞論點,然後沿途「一個人工作,自己想通某些事」,除非那個路段「有隻惡犬」。

巴菲特出生於一九三○年八月,算起來他娘懷胎時正巧一九二九年十月大股災前後;更倒楣的還在後頭,他十一歲某個星期天,一家人剛做完禮拜開車返家,廣播突然插播「日本襲擊珍珠港」,車上一陣騷動。從收音機巴菲特得知二次大戰就此開啟,更大的災難要來了。

巴菲特的父親是他心目中的「大人物」,為了反羅斯福,還曾絕望地投入一場必輸的眾議員選戰。母親會彈管風琴,但平時只要一開口,對孩子盡是負面攻擊語言。巴菲特傳記作者發現他常大談自己的父親,或「父母親」,但絕不單獨提到「媽媽」。

他的友人則回憶,巴菲特自小蒙受母親的語言羞辱,這是他長大後既需他人安慰,也冷靜無情的動力。

一個沒有太多愛的孩子,對世界擁有很多夢想,但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對巴菲特而言,如果母愛都不可信賴,長大後誰能輕易信賴?冷靜看「財報」,一切「眼見為憑」。

這是股神的童年故事,時代與家庭讓一個十八歲的孩子過分早熟,但也學得五十歲的人都學不到的人生智慧。 

十八歲的你是健康的,而世界的經濟是生病的;十八歲的你是青春的,而台灣的政治是衰老的。

十八歲,學學林語堂,愛你生長的地方,瞭解你受教的文化,但別被故鄉拴住一切,勇敢地往前走,往更大的世界探索。 

十八歲的你,學學巴菲特,把童年的遺憾當作人生歷練,愈嘮叨的媽愈能歷練冷靜抗壓的投資之神。

十八歲的你,學學霍金,及時享受青春的美好,人生有太多不測,別盡苦惱華爾街發生什麼事,抓住青春的尾巴,熱愛你的生命。 

十八歲的我,發生中壢做票事件,世界正歷經第一次石油危機。衛生紙遭囤積,沙拉油也被廠商炒作,漲了十倍。上廁所擦屁股都是番奢侈,今天想來,還真覺有趣。 

我最遺憾的是十八歲前沒把英文學好,無能以英文書寫;沒環遊世界,趁年輕闖蕩天涯。最高興的是大一念民法親屬篇,知道女人一嫁,什麼都沒,並預知法律不適合我,畢業後早早轉行。

欣羨年僅十八歲的你或妳。